<table id="0jx9q"><strike id="0jx9q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<table id="0jx9q"><option id="0jx9q"><b id="0jx9q"></b></option></table>

      <acronym id="0jx9q"><strong id="0jx9q"><noframes id="0jx9q">
    1. <td id="0jx9q"></td>

      行業動態

      令人驚嘆的中國半導體投資浪潮

      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/12/26     瀏覽次數:    



      市場有多大呢?

      2015年,中國進口集成電路所花掉的錢高達2307億美金,是第一大宗的進口商品。而據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的估算,2015年中國集成電路市場占全球的三分之一,增速是全球平均的3倍,在10年之后,將進一步達到全球的45%。

      這么龐大與重要的市場,目前95%以上的產品供給都來自外資,這是中國政府不能容忍的,為了能奪回這個戰略命脈行業的控制權,一場由國家主導的投資浪潮就此掀開帷幕。

      這場浪潮的起點,是2014年6月發布的《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》。緊接著是一年后發布的《中國制造2025》,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被放在了第一的位置。

      有了軍令狀,就得有雷霆動作,我國政府一旦重視起來,魄力之大通常超乎你的想象。具體來說,就是三個方面:

      1、頂層設計:國務院成立“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領導小組”;

      2、中間支點:2014年成立國家IC大基金等機構,提供投資、財稅、信貸、上市等全方位便利;

      3、底層運作:整合有潛質的人才和企業,統一行動。

      先從大基金說起。

      大基金由國開金融、中國煙草、中國移動等15家企業投資,法人代表是工信部財政司司長。首期募資1387億元,至2015年底已經花出去了426億元,其中芯片制造業投資占45%,芯片設計投資占38%,其余為封測和裝備投資。二期基金即將開始募集。

      他是這場投資浪潮的關鍵推手。

      那么,這些錢花的有什么講究嗎?當然是有的,半導體產業可以大致劃分成高端、中端和低端三個層面:

      高端

      就是上游的IP開發、設備制造、材料三個部分,這是利潤率最高,也是技術門檻最高的部分,但整體市場規模并不算大。就像豪車奢侈品,利潤率雖然驚人,但是從投資的角度未必有利可圖。

      中端

      包括芯片設計和芯片制造,這是規模最大、利潤最可觀的部分,締造了英特爾、高通、臺積電、三星等一批市值千億的巨頭,以及無數的百億美元企業。只有奪下這個山頭,中國制造2025的目標才算達成。

      低端

      主要是封裝測試和其他的模擬電路、傳感器、分立器件等分支行業。這些行業或者技術門檻相對較低,進入比較容易,或者市場規模相對較小,投資吸引力不大。

      最早的投資正是從最底層的封測行業開始的。

      大基金看中的三個種子選手分別是長電科技、通富微電和華天科技。尤其是長電科技,可謂是前鋒部隊。2015年1月,長電科技以7.8億美元收購全球第四大的封測企業新加坡星科金朋,大基金在背后居功至偉。

      這一戰,將長電科技從全球第六的封測行業排名,一下子推進到了前三,可謂是改變全球封測行業格局的重要一役。

      頭炮打響,緊接著就是進入更上游的晶圓制造和存儲器領域了。

      目前這一塊,可謂群雄爭霸、狼煙四起,美資的英特爾,韓資的三星、SK海力士,臺資的臺積電和聯電都已經紛紛建廠。從2014年至今,投資金額已超過2000億人民幣。

      而本土資本,也開始了悄悄的集結,其中最矚目的,是半導體四大集團軍。

      紅一方面軍,名為清華紫光

      紫光是什么來頭呢?眾說紛紜,我們也不去猜。從明面上就可以看出,大基金的發起單位里就有他,四處收購花錢最多的也是他。

      舉幾個例子:

      2013年7月,紫光收購展訊通信,花掉17.8億美元;

      2014年1月,收購銳迪科,花掉9.1億美元;

      2015年9月,收購西安華芯;

      2015年11月,收購同方國芯,后者市值為31億美元。兩年時間,就將國內最好的獨立芯片設計公司全部收入了囊中。

      2015年5月,紫光收購惠普旗下新華三通信51%股權,花掉25億美元;

      12月投入20億美元成為臺灣兩家封測廠矽品和南茂科技的股東……他的最新一步,則是花40億元在廈門造一座集成電路產業園。

      累計下來,兩年里花掉的錢已經過百億美金了,錢,對于紫光來說,似乎不是夠不夠的問題,而是能不能盡快把他花掉的問題。簡單來說,紫光所承擔的角色,就是集成電路領域的京東方,甚至是京東方的升級加強版,目標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撐起本土的半導體產業。

      紅二方面軍,名為武漢新芯

      事實上,除了國家大基金,還有一些地方小基金,比如上海小基金,就有600億元的規模,廈門小基金有500億元的規模,北京和武漢小基金,則有300億元的規模。

      而武漢新芯項目,則得到了武漢的全力扶持,氣魄之大,同樣不遑多讓。這個項目是有一些歷史積淀的,早在2006年就已經成立了。不過由于技術、人才、資金各方面的限制,一直在虧損中苦苦掙扎。直到今年,政策的春風吹來,武漢新芯忽然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了風口之上,一下子就獲得了地方政府240億的投資。

      如果要拍一部“微微一笑很傾城”,武漢新芯必然是當之無愧的主角。目前,該廠是國內唯一一家擁有存儲芯片生產能力的FAB廠,代表性產品包括45納米和65納米閃存。而另一個通過美國飛索半導體獲得的3D-NAND技術,更是成為其他地方軍艷羨的對象。

      回過頭來再看我們的武漢新芯,實際上通過二道販子飛索獲得的只是9層3D NAND技術,離三星整整落后了三代。但不管如何,這畢竟是中國的獨苗,在中國半導體產業追趕先進的競賽中,他必將獲得如洪水一般泛濫的資金關照。

      紅三方面軍,名為福建晉華

      福建是本屆政府的龍脈寶地,投資大手筆當然少不了。本項目一期投資370億元,落戶晉江。小小晉江當然是沒有那么大氣魄的,背后其實也是大基金在籌劃。6月底,大基金聯合福建、泉州、晉江三級政府一起搞了個小基金,規模為500億,自然就是為晉華保駕護航的。

      另一方面,晉華也和臺灣聯電搭上了關系。據悉,聯電將接受晉華委托開發DRAM相關制程技術,由晉華提供資金,技術成果雙方共享。為此,聯電已抽調了超過百人的技術團隊來配合。

      紅四方面軍,即將落戶合肥

      合肥作為中部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,可謂吸足了眼球。先是海爾、格力、美的先后落戶,接著成為京東方最大的平板液晶生產基地,2015年還吸引來了臺灣力晶的一座12寸晶圓廠。

      最新信息顯示,美國恩智浦半導體已經將其旗下的兩塊業務分別以18億美元和27.5億美元出售給一家中國國有投資公司,其股權將被注入一家合肥國資委屬下的上市公司,而相關的生產基地也將落戶合肥。傳聞尚未被證實,但是機會很大。

      四大集團軍各顯神通,這倒讓目光如炬的高層有點擔心了。

      4月份,某領導人在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談到,“我們同國際先進水平在核心技術上差距懸殊,一個很突出的原因,是我們的骨干企業沒有像微軟、英特爾、谷歌、蘋果那樣形成協同效應?!?/span>

      三個月后,紅一方面軍吃下了紅二方面軍,長江存儲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宣告成立,項目總投資1600億元。紫光董事長趙偉國任長江存儲董事長,大基金總經理丁文武(也是工信部電子信息司司長)任副董事長,武漢新芯CEO楊士寧任總經理。

      長江存儲的新產能和工廠將在2018年釋放,到時全球將有至少20座新建晶圓廠同時落成,其中10座將會位于中國。那時候,將會是全球半導體行業最艱難的日子,就看誰能夠熬得住天文數字般的虧損,并且在技術的合縱連橫中奔跑勝出。

      這注定是一場慘烈的生死之戰,而為了這一戰的“只許勝,不許敗”,中國政府壓下的賭注已經超過了1500億美元。

      文章來源:“君臨”

      返回上一步
      打印此頁
      0553-3021095
      瀏覽手機站
      在线无码v视频,a级黑粗大硬长爽 猛视频,在线精品自偷自拍无码,欧美牲a欧美牲aⅴ久久